清江奇峡土司城,恩施静朴


直至2010年12月,宜万铁路的正式通车才圆了恩施人的百年铁路梦。而短短3年后,恩施又盼到了“子弹头”动车的驶来。至此,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交通瓶颈被彻底打破了,飞驰的铁路线载着快速发展的恩施州一往直前。我们作为此次“船进恩施·悠游清江”的采风团成员,从武汉站坐上了这趟开往恩施的“白色闪电”。 青山秀水,怡人恩施 在疾驰的D2776次动车的窗外,满目青翠,春天的万物繁茂在流动的景色里呼之欲出。不同于千篇一律的郊外莽莽群山,沿路山景融着当地民情,活泼生动。这里的风景开阔,村落住宅嵌在地势较低的山间,不时能看到田野、家畜和人们劳作的画面。但还未来得及仔细欣赏眼前的一切,就呼地钻入了隧道,穿过一段神秘的漆黑,再嗖地一下迎接扑面而来的另一处山景。隧道很多,在这样的意犹未尽和满心期待中,我们到了恩施市巴东县。 巴东县有一个古镇,唤作野三关。它是恩施州的东大门,也是大西南的交通咽喉。在去往野三关镇的途中,湖北省旅游局的童处长和我们说,“有个北京来公干的摄影师,事办完了却不愿意走了,留在了这。这里的生活是真正的返璞归真呐。”野三关镇很大,海拔有1100米,是曾经的军事要塞,有悠久的历史文化背景。早在秦汉时期,巴人就在此形成了稳定的活动区域,因此现在也有着鲜明的民族色彩。而我们对少数民族风情的体味,是从一顿地道的土家族午餐开始的。由于土家族人大都聚居在重岗复岭的山里,山多水少,造就了“取山所产,吃山所长”的饮食特点,腊肉、魔芋、土豆、蕨菜都被烹饪得滋味十足,佐以一杯葛根汁,就着眼中的山水,吃得足够酣畅。 野三关北临三峡,南濒清江。“清江恰如其名”,童处长说,“清得很,它是土家族的母亲河。”在长江支流清江上是坝高233米的水布垭大坝,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座坝高超过200米的大坝,它突破了世界坝工界关于面板堆石坝坝高不得超过200米的理论禁区。因此有着“中国面板堆石坝建设水平领先于世界各国的标志性工程”这样一个霸气的荣誉。距大坝不远便是清江的登船码头,我们将践行“船进恩施·悠游清江”的真正主题了。 从水布垭镇的旅游码头乘上这艘雕梁画栋的客船,我们将沿着清江一路经过巴东和建始这两个地方,到达恩施市的汾水河旅游码头,全长87公里。这段水路也是清江最美、最原生态的河段,只有站在这艘船上在水面上前行,才见识到什么是“八百里清江画廊”。两岸青山在眼前不断变换形态,一会儿连绵圆润,一会儿锋利如刚。天然的地质地貌风景带来的是自然之美给人的震撼。“屏峦山入画,飞流瀑为歌”,在红花峡、千瀑峡、蝴蝶峡三个峡段,看不尽石峰雄奇和绝壁林泉,更有两岸的吊脚楼群和土家田园掩映在青山碧水之间。当天阳光温暖却不灼热,窝在船边的躺椅上看风景一路掠过,很是惬意。同船还有一个来自台湾的旅行团,我们不时地听到他们对祖国山水的啧啧称赞。 地质奇观,险中寻趣 其实在恩施,最令我们骄傲的祖国瑰宝是被专家誉为与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难分伯仲的恩施大峡谷,两者也已跨国结成“姐妹大峡谷”,恩施大峡谷以气势雄阔的绝壁险峰称奇于世。对于如我们第一次来到恩施的人来说,如果不去亲眼目睹一下大峡谷绝对是枉来此行。尽管在听说我们第二天的行程后,大家都夸张地扶着胯踉踉跄跄,“去大峡谷哈?打赌你们下来后绝对是这样的。”我们当然不服,证明体力的时候来了。在去往大峡谷的车上,讲解员土家姑娘刘秀银提前预警,“待会儿只要上去了,就只有上山的一段缆车和下山的一截电梯,其他的8公里左右都是要用脚走的,没有捷径,也不走回头路。” 站在大峡谷的入口,秀银说,恩施大峡谷概括说来就是“上天,入地”。我们便先到达了“云龙地缝”景区。“地缝”现在已经是地学界接受的一个“喀斯特地貌”术语了,顾名思义,它是指非常狭窄且有相当的深度和长度的峡谷,看上去就是地壳表面的一条深切“天然岩缝”。据说“地缝”的形成和保存都十分困难,因此恩施大峡谷的地缝绝对可称作奇观。从栏杆边向下望去,这里的峡谷长不见头尾,深不见底,垂壁直下,植被茂盛。恩施大峡谷古称沐抚大峡谷,不同于因为地壳板块运动而形成的东非大裂谷;也不同于因为流水冲刷切割而成科罗拉多大峡谷;这里的地缝是水溶蚀而成的。沿着地缝岩壁上的栈梯逐步向下走,空气也开始变得潮湿阴凉,阳光从上方的地缝裂口照进来,映在瀑布上闪耀剔透。沿着栈梯时上时下,在地缝底部感受的是钻入地壳里探险的神秘奥妙,而当站到地缝顶部纵览整个风景时,是被眼前壮阔的自然奇迹震撼的心跳。景区里没有摩肩接踵的来客,地缝的全貌毫无遮掩地一览无余,而在深处星星点点的几个游人更是凸显了峡谷的伟岸。 从地缝一路不停歇地回到地面,虽然没有疲惫不堪但也已经气喘吁吁了。而云龙地缝实际上只是恩施大峡谷的一个景点,更多让人叫绝的风景却是在山上,这就是“七星寨景区”,也便是“上天”。坐上唯一的一段索道,从高空看去山上山下满目尽是葱翠,秀银说,恩施的森林覆盖率达到70%以上,所以有一个“鄂西林海”的称号。终于来到了海拔一千多米的山上,我们开始结结实实地用脚和山岭交流。只要上了这个七星寨,就需要走8848个台阶,花费三四个小时,才能重新回到山下。山间的植物丰富,除了认得出的栗子、核桃、樱桃、葡萄甚至猕猴桃,还有一大半叫不出名字的植株,秀银说,“在恩施,少说也有两千多种中草药,比本草纲目记载的还多。你随手抓一把,拿到的都是药。有很多我也不认识。” 很多人说“恩施大峡谷每一寸都是风景”,这句话印证在了我的镜头里。山中海拔落差大,气候多变,这时的天气已经不像上午在地缝那般艳阳高照,开始了多云的迹象。而这种云遮雾绕,给绝壁、孤峰和溶洞更添了几分虚幻。风景最开阔的地方是绝壁栈道,这条栈道紧贴着山体的直立悬崖绝壁,完全悬空,下方就是不见底的深崖,看上去惊险异常。它全长有488米,也是工人们历时1年8个月才造就出的惊艳工艺。走在绝壁栈道上,我忍不住问秀银,这么刺激的地方,有没有游人失足发生事故?她说,“在我任职这些年真没有过,不过倒有被吓出了心脏病的。”也就是以这种恢弘的惊险风景,在2012年,恩施大峡谷还吸引了全球冒险第一人——美国探险家迪恩·波特,他在大峡谷的“镇谷之宝”——“一炷香”旁的两座海拔1720米的孤峰之间,横亘了一条宽2.5厘米的扁带,徒手无保护、不借助任何工具,赤脚走过这条扁带,创造了世界纪录。完成挑战后他评价,“这里是‘攀岩者’的天堂!”我们站在一炷香前远远向下一望已头晕目眩,更不敢想象迪恩是如何从峰顶走过的。或许这风吹不倒,雨打不动的“一炷香”也是守护人们的平安香吧。没有挑战极限的条件和勇气,大家老老实实地沿着开凿好的山路前行,看尽不同的高山景色,终于走完全程,感慨颇多。恩施大峡谷作为风景名胜,是2004年才被发现开发的,而它的概念并不局限于这个景区,地质地貌、原始植被、原生居民让它更应是一个地道的国家级森林公园。据恩施旅游集团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陈为建说,保持大峡谷的原生原貌是最重要的,目前也正在申请国家级5A旅游景区。 民族风情,巴人文化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于1983年建州,是湖北省唯一的少数民族自治州,有以土家族、苗族、汉族为主的29个民族。作为上古巴文化的发源地,恩施传承了原始和质朴的本色。 恩施土司城是仿古土司庄园建筑群而建的,历史地再现了土家族地区土司时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九进堂是整个土司城的核心部分,举目望去,亭台楼角错落有致,足见得工匠的智慧和手艺。刚进入这座建筑,大家就被戏台上的土家歌舞吸引了,不一会演员们又出现在身后的平台上拉着游客们跳起摆手舞,尽显土家文化的风情。 游览了土司城后,我们驱车去往女儿城。在未到达前,我认为女儿城大抵也就是一个仿古文化的浓缩景观,没想到它竟然成了我此行最意犹未尽的一个地方。女儿城在恩施市区,是全国第八个人造古镇,首先以一排排白墙黑瓦的整齐商铺出现在眼前,看得出是经过精心设计、与土家吊脚楼相结合的建筑。这些店铺不仅有常规的特产小吃,精致纪念品,还有颇多满满文艺范儿的咖啡屋和服装店。去过厦门的同事说,“这里的店都好‘鼓浪屿’。”当走出商铺群,外面还有8000平方米的草坪,旁边挨着占地80亩的湖北省最大的水上乐园。难怪尽管天色已晚,一路走来却人气旺盛,看来这里已是恩施商业最繁华的街区之一,也是市民娱乐和度假的首选。而女儿城更重要的身份是全国土家族文化的集聚地,囊括了恩施州八县市的土家民族风俗。迎上来的女儿城宣传负责人是一个当地女孩,吃饭间她就亮开嗓子唱了一首土家族歌曲,大方地展示了巴人后裔的能歌善舞。这时饭店里各个角落都传来清脆的掷碗声和叫好声,此起彼伏。这是土家族的最具特色的“摔碗酒”,一饮而尽后大家要齐齐将碗摔碎,饭桌上弥漫开肚量和豪气。在今天,这种摔碗的饮酒方式更多的是一种友情表达,让大家更亲近,气氛更热闹。 在女儿城街道上,每晚8点也会有民俗表演准时出现,循着鼓声和音乐我们发现旁边的墙上贴满了青年男女的个人信息,原来这还有两面征婚征友墙。这才琢磨起“女儿城”名字的缘由。恩施“女儿会”也叫土家女儿会,被誉为“东方情人节”。每年的农历七月,是传统的女儿会吉日,这是古代巴人原始婚俗的遗风。以赶集之名行相亲之实,姑娘们把土产山货带到街上卖,而小伙子们则别有用心地上前搭讪询价,如果十分投缘,他们就会去林中赶赴女儿会,对歌定终身。每年女儿城都会举办女儿会,这里也被称为“恋爱之城”。在女儿城我们还收获到了各种富硒食品,这也是“世界硒都”恩施州的特产。恩施的硒矿蕴藏量世界第一,这里产出的农作物和中草药都含有大量的硒元素,有保护视力、提高免疫力和防癌抗衰老的作用,所以恩施老人的平均年龄竟高达90岁以上。“山里产宝贝”这话可真是没错。 幸福生活,多彩心境 石桥坪村是恩施野三关镇的的一个土家小村,它的名字来源于村东头一座40多米高的“天生石桥”。这里是辛亥革命元勋、在武昌起义中功勋卓著的邓玉麟将军的家乡;这里也曾是贫穷的代名词,如今却又因发展旅游致富全村美名远播。知道有媒体来采风,村支书邓习爱带领村里的表演队敲锣打鼓地带路迎接,骄傲地告诉我们石桥坪村这些年来的变化,“家家户户都通了公路,我们还时兴网上销售土特产呢!”随着乐声的带领,一条樱桃大道出现了,饱满的果子缀在枝桠里,吃一颗满口是清甜。走过这条大道继续往坡上走,一个有小楼、秋千、篮球场和露天泳池的院落正在眼前,一个老人站在院中央乐呵呵地欢迎。“这是我们的老村主任邓习柏”,邓习爱介绍,“这里是他家。”我们当即吃惊得大呼小叫。邓支书继续说,“他的几个孩子都很出息,老两口在家享福。”我们环顾四周,这间农家别墅望出去就是开阔的青山,“真是‘房在林中,人在楼中’。” “三万”活动是中共湖北省委、省政府开展的以农村发展为主的活动。“万名干部进万村入万户”、“万名干部进万村挖万塘”和“万名干部进万村洁万家”让“干部受锻炼、群众得实惠”落成了现实。经过数轮“三万”工作组驻点指导帮扶,石桥坪村与一般山村的零落杂乱都不同,道路宽阔,村容整洁,甚至村民们房前屋后都植树种花,形成小景,连农民们的心境都“清新”了起来。聊得高兴,80岁的邓习柏老人抬出电子琴给我们自弹自唱了他自己创作的歌曲《我的家乡》,“看到家乡的腾飞,我骄傲,我有光!”是啊,村民们收入高了,生活好了,怎么会不自豪呢?(张艺萌)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